金曲制作如此用心 你好意思拖鞋、短裤上台领奖?
时间:2018-06-28 16:10 来源:www.dy86.com 作者:淡无盐 点击:
  第29届金曲奖在热闹喧嚣中结束,有惊奇,有欢笑,但也有令人无法理解,不知所谓何来的困惑,在这里不吐不快。
  好的方面,说真的,三金颁奖典礼只要听到制作人是陈镇川,媒体记者的心至少安一半,这人确实是娱乐圈的奇才,20年前开始接下第一次金曲之后,这些年来每一次都端出不同菜色一再创新,这事有多难?

  老实说,每年办三金的电视台经常更迭,接到任务的制作人也许偶然被寻来打这一仗,多半求四平八稳,而且做了一届后,或许10年内不再碰三金,经验无从累积,若再接到任务,能求个减少失误,安全过关不被批评就阿弥陀佛。
  陈镇川制作典礼,几乎已成保证。本报资料照
  但陈镇川不同,他过去从TVBS节目制作人、监制出身,多年来除了担任大牌巨星如阿妹的经纪人,每年办的演唱会一场接一场,累积出来的经验无可取代。就在大家猜他今年金曲奖会如何创新时,他竟撇下绝对安全牌黄子佼,力推没主持经验的萧敬腾出马,这赌注有多大?从金曲评委主席陈子鸿在典礼上抓着萧敬腾麦克风,一句话点出大家心中忧虑:我的压力,来自於我怕你主持不好。
  老萧出场前,没人知道他到底行不行,但这招出奇制胜,让人看到陈镇川一把梭哈的勇气。事后证明,他这把除了赌性,背后更有缜密计算及评估,他的确是一个精於算牌的高手。
  陈镇川把去年主持人黄子佼找来当第一个颁奖人,埋下第一个火花,其实,黄子佼一直说没接到金曲奖主持,是有更重要的任务,连给媒体的节目表上甚至都没他的名字,只神秘地打上星号。而开场前,黄子佼还在脸书上跟记者斗嘴鼓聊星光大道、谈金曲细节,记者问他今年这麽闲?在家看节目哦?他避开这题,仍滔滔不绝跟大家闲扯淡,没想到几分钟后,他竟站上舞台,给了金曲奖第一个彩蛋,也给了金曲奖主持人承先启后的安全换棒。
  黄子佼出现金曲当颁奖人,是晚会第一颗彩蛋。本报资料照
  黄子佼的屁股成了晚会一个亮点。本报资料照
  黄子佼多年麻吉蔡灿得也被蒙在鼓里,事后脸书上发文,我正好在发廊准备剪头发,所以只能看网络的直播,当我躺在洗头椅子上,打开金曲奖的连结时,看到的第一个画面是黄子佼在台上说话,他身上的衣服是去年那套,我第一个反应就是『咦?我开错连结了吗?』,洗头中,耳朵又只听到水声,於是我关上又重开,最后终於明白被整了啊?可恶的老黄,真的是哏王!就连知交麻吉都被吓到,这招出奇制胜,胜过万千浪花。
  金曲彩蛋还出现在后段的表演节目中国台湾早就有嘻哈,原以为有麻吉弟弟、葛仲珊、熊仔及葛西瓦一连串的RAP已经够呛了,结束前一个喇叭声,多人马车拉出刘福助,连串的台语念歌让全场爆出如雷掌声,这安排实在太突兀又太让人惊艳,如果刘福助单独一个人出场RAP其实效果不强,但安排在一群新生代念唱高手中,他的传统味有如绿叶中一朵红花被凸显出来,许多网友甚至视这段为金曲表演中最精彩的一段。
  刘福助这段RAP,为晚会掀起一波高潮。本报资料照
  陈镇川的创意还埋在许多细节里,过去三金大都找同一个旁白德仔,他专业又沈稳的磁性嗓音让人安心,结果今年改找卢广仲,他说话的方式别有特色,当字正腔圆认真报幕,竟化出另一种魅力,有一种亲切又恰到好处。而制作单位花了数月时间找来的插画师,配合各种演唱会规格的屏幕变出各种氛围,不仅切合主题还让人期待,更有些意犹未尽。
  陈镇川大胆起用卢广仲当典礼旁白。本报资料照
  当然,节目花了8个月时间制作,如此费时,也创造出许多美好,看着看着,还是有让人无法理解的地方。
  金曲奖既然是一年一度唱片圈嘉年华会,两岸三地都注目的典礼,为何入围、得奖者等与会人员的穿着竟如此良莠不齐,上台拿奖的,有人穿拖鞋,有人穿短裤,还有男的戴着奇怪发箍,即便穿上衬衫的,也是很随性打开胸前钮扣,活像走出录音室要出去买个盒饭,一般人去喝喜酒,都知道要稍微穿正式点,到了这样的国际场合,却穿着不相衬的造型,是音乐人都爱做自己?还是舍不得花点治装费打理?这点令人极为不解。
  过往,每次到了颁奖典礼,都会有得奖者上了台半天说不出话,然后一句我没想到我会得奖,所以没有准备,这些年骂的人多了,今年颁奖典礼这样的人少了,但还是有人上了台冒出这话来,让人想问,如果你自认不客气得奖,请问你来参加典礼所谓何来,坐在台下等待的时间那麽长,至少想想若上了台该说些什麽,结果台上花那麽长时间演出你的没准备,那不是很好笑吗?
  然后就是典礼长期头重脚轻的问题,前半部奖项多着重在技术面,拿奖人说的话多,到了典礼后头大奖时,时间被压缩,反而大家有感的大奖得主被逼着快快收尾,看陈奕迅不只一次望着前面的萤幕歹势地念出致词时间已结束、你已超时20秒、你已严重超时,请结束、不好意思,我很快,再给我一点时间,看了让人觉得不忍及尴尬。
  其实,技术奖的发言重量其实和后面大奖的人一样重要,应该没有分别,但前面发言的时间长了,后面自然压缩,最后急急忙忙像赶火车般结束,无法畅所欲言,所以出现哈林和那英多聊天几句就被骂翻天的窘状,头重脚轻似乎也是目前还无法解决的问题。
  看完整个金曲,被陈镇川创意所感动,看来,未来能超越陈镇川的,大概也只有陈镇川了。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