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鬼子来了》:中国乡土色彩的黑白化
时间:2015-11-28 21:00 来源:www.dy86.com 作者:娱乐 点击:
  中国人对家乡的情感深沉而隽永,姜文导演用唐山话拍摄的电影《鬼子来了》饱含乡土情怀,不能不说老家的乡音让这部电影更显质朴、更添趣味。
  《鬼子来了》和其他的抗日影片不同,没有英雄主义和民族大义,更没有手撕鬼子神勇无敌,甚至没有敌我之间的殊死搏斗(电影里的那个“我”是只闻其声,不见其人的)。有的只是当时中国社会普通村民在战争侵袭中的可怜和无措。
  在村民们或淳朴或善良或愚昧的视角下去看待这场战争,使我第一次能感受到日本侵略者少有的强大、压迫和可怕,这在其他抗日题材影视中是很难见到的。而这种心理上敌强我弱的观念形成,并没有对中国劳苦大众的形象造成弱化、丑化,反而使看过影片的现代人生腾出一股保护欲,因为良善无知的乡民们并没有开化到可以能动的去思考战争,因为在水深火热中的无奈挣扎和逆来顺受的是我们的血亲和同胞。影片里看不到救国的符号,可表达出的爱国、护国的强烈情感却要比空泛的爱国主义口号、形式的宣传教育要深刻的多,感人的多。
  与鲁迅对国民劣根性强烈的、一针见血式的批判不同,姜文则温和的多、接受的多,在《鬼子来了》里表现的更多的是同情和喟叹。挂甲村乡民们与其说愚昧无知不如说不谙世事,他们不须要理想觉悟,只要求活着踏实。他们无知因而无害,所以无过。对这种民众性格,《鬼子来了》表现出来的是一种柔性温和的理解和包容,乡民们本就应该这样,在那个时代的中国乡村颜色本就是黑白。
  对乡土中国的民众性格的展露和白描,已经刻画的惟妙惟肖、生动传神,而《鬼子来了》的更精彩和振奋之处则是结尾三儿冲进战俘营,追砍杀害乡亲们的鬼子一段。忍耐和沉默的劳苦大众需要有人替他们反抗、为他们斗争。单单以展现、交代或揭露国民性而结束的影片是力度不足高度不够的,在漫长的逆来顺受、小心经营和唯唯诺诺中必须催生出一种精神,而后配以强烈的抗争、牺牲和拯救。
  电影是画面的艺术。当影片最后,三儿人头落地,眼前一切黑白都变成了彩色那一刻,觉醒和希望的力量用色彩的改变明晰的铺展在观众面前。从故事的讲述、情节的发展到主题的阐述,《鬼子来了》结构之完整、表达之深刻、立意之深远,可以说近十年来的国产影片无出其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