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柏芝的边缘人格
时间:2014-09-26 16:23 来源:www.dy86.com 作者:娱乐 点击:
  谢霆锋与王菲复合的消息传出之后,张柏芝在电话里对着向太狂哭。好在,这次也只是哭,还没有像以往一样,传出绝食、滥药甚至抱子想跳楼之类的消息。看来情况还不算太坏——对于张柏芝,有时真会让人捏一把汗,因为没人能够预测,这个以“敢爱敢恨”著称的女子会做出什么极端事件,让大家又一次感到震惊。


  其实,“敢爱敢恨”这个词是很中性的。它可以指性格上的直率、袒露、毫不掩饰,也可以指一个人情绪起伏极大、摆荡激烈、非黑即白、缺乏中间地带。显然,如果这样的性格走到极端,将非常不利于亲密关系的长期维持,因为没有一个伴侣能够忍受这份激烈的折腾。于是,拥有这种个性的人容易陷入孤独,就像他们一直害怕的那样——而这种性格还有一个名字,叫做“边缘人格”。
  何为边缘人格
  大致上来说,边缘人格往往具有以下特征:冲动、容易暴怒、情绪两极波动极大、常有自我毁灭行为(如性乱、滥药、酗酒、狂饮暴食等)、反复出现自杀或自杀威胁、内心长期空虚、被抛弃感强烈、缺乏对自我的清晰认识,等等。
  当然,对于边缘人格的诊断,需要专业人士见到当事人才能确定。不过,张柏芝身上的确存在一些边缘人格的特征:她母亲不稳定的多次婚姻,动荡的童年,父亲风波重重的江湖生涯,她本身摆荡激烈的情绪和外显行为,冲动,敢爱时的活力,敢恨时的爆发力,情绪高涨时的吸引力,失意时的暴瘦,各种性和药物滥用的传闻……这些特点,在许多边缘人格身上或多或少都能够找到。
  爱情开局往往灿烂
  大家都知道,外在的亲密关系往往是内在关系的反映。同样,边缘人格的爱情关系也是他们内心世界的缩影。尽管很多当事人最后都不得不挣扎在一个艰难的亲密关系中,但是,这段爱情往往会拥有烟花般灿烂的开始——
  当年,张柏芝最得谢家上下欣赏的地方,就是“她很爱谢霆锋“——如果他没接电话,她就会哭;如果他离开,她就会精神濒临崩溃;她很依赖这个男人,早上起来无端流泪了,她就要寻求他的安慰。为了他,张柏芝可以做很多事,可以放弃很多。正因为这样,谢霆锋认定了“柏芝能给我安全感,我觉得,在我死的那一天,柏芝还是会在我身边”。
  许多边缘人格的爱情,都会有类似的开局。因为他们眼中的世界很极端。当他们爱一个人,就会把对方极度理想化,“他什么都好,什么都是完美的”。在这个想法指引下,他们会投入极大的热情,把所爱的人捧上天,让对方得到很大的满足——如果对方是一个自信心低落的人,或者是一个渴望关注的人,面对边缘人格这么一捧,就容易就飘飘欲仙hold不住了,会将边缘人格看作很有魅力的人。
  这段双人舞会跳得热烈缠绵,直到边缘人格理想化破灭的那一天。
  难以控制地走向动荡
  边缘人格是很情绪化的。他们的认知具有一元性。一个人,如果不是很好,那就是很坏,只有一种可能。当然,他们的意识可能会认同“人有优点,也有缺点”,但他们的“非黑即白”往往发生在潜意识层面。所以,他们的情绪也由潜意识支配,变得分成两极,而且不受意识控制。当发现伴侣的缺点时,边缘人格会迅速被失望淹没,进而产生暴怒,根本无法自控——而且,暴怒将会因应各人的特点,走向两个分支。
  要么,边缘人格就会将对方打入“极坏”,原来那个被捧上天的人,现在半分好处都没有,根本不值得爱他一点点。这时,边缘人格就很可能会肆无忌惮地攻击对方,破口大骂甚至拳打脚踢;或者抽走共同财产,毁掉所有爱的凭证,将关系推向决裂,将对方推出自己的生活——不过,当他们的情绪平定下来,常常会为自己的冲动感到后悔。
  要么,边缘人格就会努力维持对方的“极好”,以便让自己继续拥有这个“完美的人”;同时,他们会将分裂出来的“极坏”放到自己身上,进行自我贬低、自我毁灭。这时,边缘人格就容易出现上文所说的一系列自伤行为。当他们暴食、狂饮、自残时,下手往往也是绝难控制,毫不留情。
  这样,边缘人格就将亲密关系演变成一场接一场的暴风雨,让感情的纽带在连续冲击下,逐渐变得支离破碎。而且,由于这是边缘人格的特点所导致,所以类似模式很容易一再上演——难怪,香港几个相士都敢铁口直断“张柏芝婚姻不长久”。我看,这未必需要八字和玄机。反正,她情绪不大稳定,波动太猛烈,不利于婚姻,这是大家都能看到的。
  面对边缘人格,不要硬碰硬
  边缘人格并不是一种罕见的人格,所以,我们有可能会遇到具有边缘特征的伴侣,他们的特点,令我们的亲密关系面临挑战。这时,我们该如何应对呢?
  对于亲密关系来说,边缘人格最大挑战在于暴怒难以控制,不但前兆不易被觉察,而且程度也常常出人意料,所以会令周围的人很头痛。如果定力差一点,比如像谢霆锋自述的那样“我很缺乏安全感”,那面对边缘人格的冲击,很可能撑不了几个回合。
  其实,当边缘人格发怒时,身边的人最忌“讲道理”或者试图硬碰硬地压制他。因为从精神分析的角度,边缘人格是由精神结构的特点导致的,行为是下意识的,当事人很难用理性去驾驭。因此,讲道理和压制只会火上浇油——比较可取的办法,是先承认边缘人格的愤怒有他自己的道理。然后,等情绪平复下来,再做进一步讨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