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中国好声音》导师杨坤考核走心走肾
时间:2014-09-18 09:15 来源:www.dy86.com 作者:娱乐 点击:
《中国好声音》导师杨坤考核走心走肾

  其实,参加《中国好声音》的学员也是看资质重名气的,作为导师中资质最浅名气最小的杨坤,无论怎样威逼利诱哭着喊着跪求,都被戴半边眼镜有偏见的学员们忽视,以致导师考核在即,他的“杨家将”还缺兵少将差一人,只好启动《好声音》全球最新的增补模式,让幸运落败者梁栋江临时递补上来。而三战好声音的创作小才女李文琦,始终抱定杨坤,不离不弃,最终和大森碟陈永馨、细腻大男孩徐剑秋和腼腆高材生余枫一道,肩负起“杨家将”扛大旗的重任。
  诚然,和那英的“小二班”和汪峰的“梦想班”相比,杨坤的“杨家将”既无“四大美女”,又没有“四大硬汉”,缺少看点与话题。但是,杨坤一直高举真性情大旗,坚持走心路线,在选歌与改编上,独具匠心,给人惊喜,让人过瘾。就连请来的梦想导师萧敬腾,也大刷存在感,给出点评和意见也非常中肯且专业,让观众大呼喜欢。


  为此,杨坤还特制了四面威风大旗,但他只摇旗不呐喊,导师考核,走心走肾,创下了多宗“最”。
  最走肾的对决:秦晓琳VS戎琦。当“火山音”碰上“龙卷风”,会产生怎样的破坏性能量?农村妹子秦晓琳对阵摇滚女孩戎琦,两个五大三粗的女汉子,还未走心直接到肾,肾上腺素激增,用故意磨得粗糙起茧的嗓音以及跳起来略显笨拙的舞蹈,合作一曲《王妃》,太有违和的喜感了。唱完“夜太美,尽管太危险”,自然切换到迈克·杰克逊的《Dangerous》,令观众沸腾出汗,让萧敬腾目瞪口呆。尽管更粗犷更汉子的戎琦获胜,但是遇到天使般噪音的小女孩李文琦,发挥失常,声音飘了,立刻败下阵来,这就叫“以柔克刚”。
  最热闹的对决:Robynn&Kendy VS苹果园组合。本届好声音的舞台上,统共就只有两对组合,来自香港的Robynn&Kendy女生组合和北漂的苹果园好基友组合,都被杨坤收归帐下。四个人共同演绎了陈淑桦的《说你爱我》,欢快的节奏完全颠覆了原唱,但是为了更适合和声的表达,中间无缝对接上《I swear》的乡村音乐元素,相当的悦耳动听。不过,四个声部的和声,错落有致,确实很难区分高低,最终,表演更有律动感的R&K更叫人喜欢。正当大家怀疑杨坤要为这个组合的“红三代”——开国元勋叶剑英的孙女Robynn叶晴晴保驾护航时,她们最后遇上超级黑马余枫而止步,算是为好声音没有内幕现身说法。
  最花絮的对决:徐剑秋VS开开。杨坤为自己战队里最能唱的两个男生,挑选了邓紫棋超高难度的演唱曲目《泡沫》。来自厦门的漫画工程师开开声音依然坚挺高亢并保持清亮,看似不动声色,其实是固定使用某个发声位置,很容易造成声带与喉咙的内伤——外行看不出来,内行如萧敬腾才听得出来。倒是徐剑秋,开战前经过名师指点,豁然开窍,唱得蜚声云天,还柔软富有弹性,游刃有余。当徐剑秋的细腻哭腔遇上苏琪繁的装饰音哭腔,到底哪个更感人?答案已不重要,最大赢家是邓紫棋,曾参加过第一季《好声音》却没有进入盲选的她,如今不仅作品被学员传唱,而且得到杨坤的当场示爱:“我喜欢邓紫棋!”十个小时后,邓紫棋作出回应:“我好幸福!”
  最悬殊的对决:伊克拉木VS李文琦。一个是音乐诗人,一个是创作才女,“杨家将”中年龄最大的伊克拉木和年龄最小的李文琦,不仅年龄相差悬殊;天然去雕饰、带给人由衷感动的伊克拉木,和干净单纯、把人带进画面里的李文琦,演唱风格也差别悬殊。然而杨坤将他俩混搭起来,改编一首美国经典民谣《Vincent》,就像艺术天才文森特·凡高的传世画作《星空》那样广袤深邃、纯净透亮,有神秘的天籁。毫无疑问,这样一首唯美的《Vincent》,带有浓郁的艺术气质,拔高了“杨家将”的整体水准。一个沧桑,一个空灵,最后温暖地成就了对方,然而一大一小,年长的代表着坚持,年少的代表着希望,杨坤的选择是显而易见的,虽然于心不忍。
  最虐心的对决:陈永馨VS刘珂。他们是“杨家将”里的一对金童玉女,当他俩一同站在舞台上,就是韩版的琼瑶剧,赏心悦目,然而越深情,越虐心。刘珂只是发型像“都教授”,陈永馨更像初出道的琼瑶新星陈德蓉,小小的巴掌脸,大大的眼睛,柔弱无助的样子,我见犹怜。对战前,就传出他们疑似恋人的新闻,对战时,看他们深情对望、牵手不放的样子,确实像生死相随的恋人。问题是,陈永馨发挥一如既往的稳定,而刘珂则超常发挥,到底谁去谁留?“如果云知道,逃不过纠缠的牢。”杨坤的玻璃心啊,碎了满地,无法收拾,尽管他早已心有所属。事后杨坤解释说,在“杨家将”里,只有刘珂才能配得上陈永馨的声音和水平,这不成心吗?现场观众还在拼命呼喊“在一起”,陈永馨只能泪流满面地送给刘珂一张手绘的两人友情婚纱照——淫家在新西兰早有男盆友啦!
  好吧,四个黄金席位,两男两女,男女平等,导师考核的结局还算完美。不过,接下来,谁会是“杨家将”里惟一的旗手出战迎敌,还得让走心的杨坤悬着一颗心。
  徐剑秋虽然小伙子长得比较帅呆了,但是其固有的哭泣唱腔,程式化的痛苦表情,以及民族唱法般的规定动作,都不让人看好——实在没什么好看的。
  13岁就开始写歌的李文琦,空间发展巨大,但是尚未成年的她,也尚未成风格。当她还在模仿泰勒·斯威芙特,人家说她唱得像王菲,而她自己则目标定位成艾薇儿,妹妹,你让我们怎么看?
  超级黑马余枫看起来不显山不露水的,但你怎么知道他不会一黑到底?毕竟,盲选时蒙太奇里一闪而过不记得唱了什么歌的余枫,有R&B的专长,真假音转换自如,相当惊艳,或许又是一个梁博也未可知。没有两下子,怎么可能以一敌二淘汰有家庭背景的Robynn&Kendy?终极考核那首《Back at one》,十足欧美流行范,还是偶像派的唱腔。
  马来西亚小美女陈永馨貌似最有冠军相,如果大家抛开国家概念的话。这位超级能模仿偶像克里斯蒂娜·阿奎莱拉的专业学生,小小的身体里充满着着巨大的能量和可能性,关键是,她有导师杨坤的力挺,简直是遇谁灭谁。八强战中遇上酷似袁珊珊的音乐学院研究生莫海婧,后者唱得够稳了,但是实力超强的陈永馨还是一脚把她踢下舞台,只好回去继续唱《好声音》的片头曲“The Voice Of China”。
  东风吹战鼓擂,威风凛凛,旌旗烈烈,论“杨家将”,还看“杨门女将”。